當前位置: 首頁 金融
可轉債:小眾品擁抱大時代
發布時間:2019-12-11 15:04:44來源:新華網責任編輯:段紹玉作者:

年內發行只數滿百 規模超2000億元

12月11日,規模10億元的先導轉債開啟網上發行,將我國公募可轉債年度發行只數歷史性推向三位數水平。近三年可轉債發行數量和總額,均已超過了以往所有年份的總和。可轉債,這一以往的小眾、冷門品種,迎來了自己的大時代。

業內人士指出,始于2017年的這一輪可轉債市場擴容,在增加企業再融資渠道的同時,極大豐富了投資品種,也為券商投行業務提供了新的增長點。

持續快速擴容

11日,由創業板公司先導智能發行的10億元可轉換公司債券——先導轉債接受投資者網上申購,成為今年公開發行的第一百只可轉債。2019年公募可轉債發行總額為2423億元,首次突破了2000億元關口。

Wind數據顯示,截至12月9日,尚未到期或轉股的可轉債共243只,余額達3543億元,處于歷史高位。

這一輪擴容始于2017年。2017年,再融資政策調整及可轉債發行方式改革,確立了可轉債作為定增替代渠道的角色。當年,轉債發行數量和規模均出現井噴。統計顯示,2017年共發行53只可轉債、規模達949.67億元(含私募可轉債),分別是2016年的4.82倍、4.47倍。這之前,可轉債一年發行量通常只有10只左右,很多時候甚至不到10只。

經歷持續快速擴容,可轉債這一以往的小眾、冷門品種,迎來了自己的大時代。

豐富市場投資品種

可轉債市場發展壯大雖有偶然,但更多是歷史必然。

首先,可轉債增加了企業融資渠道。據統計,A股增發規模在2016年達到創紀錄的1.68萬億元之后已連續3年萎縮,同期可轉債發行規模則不斷擴大,近3年發行數量和總額,均超過了以往所有年份的總和,可轉債在再融資政策調整后迅速起到補位的作用。

其次,可轉債豐富了市場投資品種。轉債是債又似股,進可攻、退可守,是天然的配置品種,再加上附帶諸多權利條款,不管是牛市、熊市還是平衡市,不管投資者風格是激進、保守還是平衡,都能在轉債上找到合適的品種或者“玩法”。轉債還有質押回購融資功能,可加杠桿;轉債實施T+0交易,且無漲停板,比股票更靈活。

興業證券固收團隊指出,近年來公募、理財產品、保險等機構資金逐漸成為可轉債市場主要玩家,不少機構自2018年四季度起跑步進入轉債市場。天風證券研報顯示,公募基金2019年三季度轉債持倉市值穩步提升,由二季度末的683.85億元升至742.64億元,環比提升8.60%。

最后,可轉債市場擴容,中介機構也樂見其成。據統計,2019年以來,可轉債承銷保薦費首次超過10億元。即使近年承銷費率有走低勢頭,但對亟待擴展業務的券商來說仍是不可忽視的增量“蛋糕”。“雖然和股權融資項目一樣,可轉債面臨的競爭很大,但目前仍是公司重點發展的業務。”一位券商人士表示。

發展壯大勢不可擋

今年11月監管層放松再融資政策,意味著可轉債作為定增“替代品”的角色或將弱化。當月,上市公司紅太陽發布終止可轉債且啟動定增的公告引起不少關注。有觀點認為,定增松綁后,可轉債發行恐受到影響。

從各方分析來看,再融資政策調整對轉債市場的影響不可忽視,但至多會影響節奏,未來轉債市場繼續壯大的趨勢不會發生根本性變化。關鍵就在于,可轉債作為投融資工具有其獨特優勢,做大轉債市場符合各方利益。

華泰證券張繼強團隊指出,證監會全面放寬再融資限制,尤其是縮小了定增鎖定期和發行價折扣,削弱了轉債在融資上的優勢。“再融資松綁后可轉債發行會放緩,以后定增會上去。”華南某券商人士認為。

不過,市場人士指出,轉債不會被定增完全替代,其特點決定了市場上對此類資產的供給和需求仍會存在。對發行人來說,定增對原股東最大的成本是股權稀釋,而可轉債轉股是一個連續的過程,股本攤薄的壓力會在轉股期均勻釋放,同時轉債的發行條件也比較簡單,審批較快。

近期仍不斷有上市公司披露可轉債發行預案。統計顯示,截至12月10日,尚未實施的可轉債發行預案仍有近300例,計劃發行總額超過4500億元。其中,有39例預案已得到證監會核準,計劃發行總額為940億元。(中國證券報)


相關閱讀
快速赚钱阅读软件哪个好